如今的赵广,在大汉的官二代里,可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除却关兴和张苞,就算是他的大兄赵统都没他风光。

  对面的人听了他的话,只得让到一边,嘴里却仍然说了一句:“赵郎君若是想喝酒,游有一坛酒,乃是当年先帝登基大赏众臣时留下来的。”

  赵广迈出去步伐生生止住,迟疑地转过身来,喉咙动了动,“此话当真?”

  “不敢相欺。”

  赵广又看了看来人,“许子安,你先说来意。”

  许游看到赵广语气里有松动之意,连忙说道,“赵郎君请放心,游此次来,非是寻衅,而是请赵郎君做个中人。”

  “那你也有胆子寻衅才是。”

  赵广昂然不惧。

  许游脸色一下子胀得通红,大感羞辱,可是却仍得咬着牙说道,“赵郎君如今乃是丞相府参军,又岂是我这等碌碌之人所能比的?”

  许游,字子安,他的大人,叫许钦,早逝。

  但他有一个大父,叫许靖,乃是天下名士。先帝登基时,封其为司徒,位列三公,就连丞相都位屈其后,要向其下拜。

  但可惜的是虽然许游有一个这么好的家世,但却是个不幸的家伙。

  大人死在大父之前也就罢了,大父才当了不到两年的司徒,也跟着死了,只留下不到弱冠的许游。

  虽然许靖和许慈都姓许,但两家并不算是近亲。

  一个是汝南许家,一个是南阳许家。

  但好歹两人都是同在交州避过难,又一起来到蜀地,一笔写不出两个许字,既然两家追溯源头,都是同一个先祖,又同来蜀地避难,所以两家倒也亲近。

  自许靖去世后,许慈平日也没少照顾许游,所以许游叫许勋兄长。

  许勋,就是去关家提亲而不得,后又被关张两女联手黑了一条腿的许家大郎。

  在赵广眼里,许勋就是想挖自家兄长墙角的人,可惜的是还没等他挥起锄头,就被两个墙角砸断了腿。

  而许游既然和许勋同是许家人,所以他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赵郎君,此前堂兄孟浪,得罪了关家女公子,如今已经知道错了。”

  许游低声下气地说道,“堂兄听说赵郎君与关家女公子情如姊弟,所以想请赵郎君给关家女公子传个话,若有机会,定会当面向关家女公子赔罪。”

  许游说完这些话,脸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

  同时在心里大骂那个被称作兄长的东西,妈的要不是看在叔父照顾我的面上,老子管你去死!

  就为了他的一时口误,不但搭上了叔父的脸面,甚至连自己死去的大父最后一点脸面都要耗尽,当真不是玩意!

  赵广虽然有时犯浑,但不是真二,看到许游这个模样,心里生了点感慨,许靖当年名满天下,连丞相都要向其下拜,没想到后人竟然落到这等境地。

  “走吧,进去再说。”

  赵广终究是不好逼人太甚,是给了许游了一个面子,或者说是给了死去的许靖一个面子。

  进了包间分别坐下,赵广说道,“许子安,你好歹也是开国元勋之后,何以至此?”

  许游听了,脸上露出苦涩之意,摇了摇头,“一言难尽。”

  若是换了往常,得罪了关家也就得罪了,反正关家虎女也打断了堂兄一条腿,此事说来也扯平了。

  两家结怨就结怨,最多不相往来就是。

  但如今不同,因为大汉要大兴文事,此乃是万众瞩目之事,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要进去?

  当年叔父也是掌管典籍的人之一,按理说编注典籍自会有叔父一份,但眼下突然出了这档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因为纸是南乡那边出来的,功劳薄名单上第一个名字就是冯永。

  而此事又是关家首倡,张家最先响应的。

  鬼知道张家的小娘子为什么会下狠手黑堂兄?

  也不知道张家是不是对许家也有意见?

  所以这么一算下来,叔父会受到此事的牵连,基本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别忘了还有想要参与此事的人,把别人挤下去,不就是让自己多出一个希望?这么好的一个借口,换了谁也知道用上。

  只是这些事情,许游自是不能与赵广说明白。

  同时他想着,若是大父还在,自己又何必落到这等境地?只是叔父如今又是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人,他不帮忙,还能如何?

  各人的家务事,各有各的难处,毕竟许游以前也算是赵广众多狐朋狗友中的一个,他自然也能猜出一些许游的难处。

  就是他自己,在没跟着兄长混出出息前,不也是经常被自家大人往死里揍么?

  只见赵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直至如今,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许勋会挨揍。看在往日厮混的情分上,我提醒你一句,此事你别说是找阿姊,就是找那关家兄长,也是无用。”

  此话一出,许游惊讶地看着赵广,“赵兄……此是何意?”

  想了想,有些不可置信地试探问道,“莫不成此事,别有内情?”

  赵广冷笑一声,“哪来的什么内情?只是你们看不明白罢了。拿酒来吧,转话这个事,我应下了。”

  说着,把手放在桌上摊开。

  “好。”

  虽然赵广话不说尽,但许游却也从侧面得了一个消息,此事,只怕根源不在关家女公子身上啊。

  所以他很是爽快地拍了拍手,只见包间的屏风后面转出一个女子,手里捧着一坛酒。

  虽然赵广心思全放在了自家黄阿姊身上,但当他从女子手里接过酒时,眼睛仍是忍不住地多看了两眼对方。

  等女子袅袅转入屏风后,许游这才说道,“赵兄,此乃我叔父家的族人之女,唤作二娘。虽然算不得世家女,但一个良家女还是担得起的。”

  “她自小曾与人定过亲,但前些年因为战乱,还没等嫁过去,夫家早已没了人。”

  “嗯?”

  赵广看了一眼许游,心里有些奇怪,心道你跟我说这个是个什么意思?

  “二娘即便是未曾过门,但也为那夫家守了三年的丧期,故这终身之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许游咳了一声,有些尴尬道。

  赵广自以为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就要拍案而起,想要怒斥此人,然后许游的下一句话就把他生生按住了。

  “听闻那冯郎君身边女郎皆是年长之人,想来可能是喜欢年纪大一些的。这个二娘,性子也好,也是个会服侍人的,若冯郎君不弃,平日里让她端端水也是可以的。”

  “什么话?我兄长岂是这般……嗯……嗯?”

  赵广听了这话,怒火高涨,刚要发火,只是突然想到一事,剩下的话却是顿时说不出话来。

  这许家是真不知还是碰巧撞上的?竟然无意间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这么一想,赵广又有些犹豫起来。

  这许游虽说是年长之事,但他听得出来,重点其实是前面与他人定过亲的事!

  锦城关于兄长的传言,赵广自然也是知道的。

  甚至兄长曾与下里村的李家女定过亲,他比别人更了解。

  关家阿姊就不用说了。

  只说兄长让那李慕当纺织工坊管事的事情,根本讲不通道理嘛!

  而且你还别说,自李慕上了任,这纺织工坊,感觉比以前还有条理一些。

  所以那个李慕也是怪,竟然会尽心尽意地帮兄长管着这个摊子。

  这其中有没有猫腻呢?

  这就导致了让赵广有时候觉得,虽然锦城的传言大多是假的,但未必没有两分是真的。

  如今再一听许游这话,看来他也是相信兄长有这种喜好的吧?

  赵广越想越觉得有些狐疑,兄长不会当真是好这一口吧?

  只是此事让他左右为难。

  有心拒绝这事吧,万一兄长当真是喜欢这个调调,自己岂不是坏了兄长的好事?

  答应下来吧,万一自己想错了呢?

  赵广想了一会,突然灵机一动,看向许游,说道,“一般的女子,我兄长岂会看得上?除非那个二娘有什么特别的手艺。”

  兄长喜不喜欢这个调调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兄长的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找手艺人做些稀奇古怪的事。

  同时他在心里想道,就算是兄长不好这一口,但如今汉中工坊缺人缺得厉害,只要她有些特别的手艺,我就有借口送去汉中。

  讨得兄长欢心便罢,就是讨不得,那也可以说她是有手艺的,想来我也可以趁机蒙混过关。

  这样一来,我就不必如此为难。

  想到这里,赵广脸上露出了笑意。

  哪知他这神情看在许游眼里,还以为这个特殊的礼物当真是送到了点子上。

  于是许游不由地暗暗想道,原来赵二郎君口中那个兄长,当真是好这一口啊!

  只是他一听到赵广这个话,却又是一愣:送个女子而已,会暖床就够了,还需要什么特殊手艺?

  “二娘她女红挺好,粗识文字……”

  许游刚说到这里,却见赵广一脸的失望之色,不满道,“不是我自夸,会做女红的女子,工坊里全都是,就是读过书的,那也是常见,算什么特殊?”

  这冯明文,口味还当真是特殊!

  许游一下子就冒出了汗,眼看着就要成功了,要是倒在了这最后的关头,任谁也不会甘心,心思急转如电,有些口不择言地说道,“二娘还善种植,种得一手好绿菜。”

  这本就是拖延时间的话语,许游心里还在想着那二娘还有什么优点,哪知赵广却是眼睛一亮,“仔细说说。”

  嗯?这是……

  许游一怔,然后突然明白过来,暗道我当真是蠢!

  那冯明文以什么起家的?不正是那曲辕犁八牛犁?二娘那一手种绿菜的本事,只怕正好投其所好啊!

  “二郎有所不知,二娘家贫,自小就会种些绿菜补贴家里。说来也奇,她种的绿菜,总是比他人种的要长得好一些……”

  “行了,就她了!”

  还没等许游说完,赵广当即拍板。

  “就她?”

  许游还想着如何再美化一下,没想到赵广已经确定下来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又顺着赵广的话重复了一遍。

  赵广点点头,“就她了。”

  “好好,那就多谢二郎了。”

  许游大喜。

  “子实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等事情交代完毕,许游同时也把那女子带走了。

  虽说要把她送到汉中,但肯定不能就这样直接交到赵广手中,还是要带回去准备一番的。

  不包装,怎么提高逼格?

  此时的包间只剩下赵广和王训,赵广怀里抱着酒坛,看到王训木木地盯着他,不由地问了一声。

  “义文,你这般做,不怕兄长打死你?”

  其实王训心里所想的是,要是兄长知道二郎为了一坛酒就把他给卖了,只怕不是打死这么简单。

  “兄长为何会打我?”

  赵广听到王训这话,一下子就想起了在沮县时,他被兄长满屋子追着打,还鬼哭狼嚎的事情,心里顿时无比发虚,只是嘴里却是不肯认输。

  “我这是为兄长好。兄长不是一直在找手艺人么?那个什么二娘,不也有一门好手艺?”

  “叫她去种菜给兄长吃?”

  王训无情地揭露了赵广的借口。

  “那就是兄长的事,我等如何能猜得着?”

  赵广一揽王训,“走走走,这许家如今这般求着兄长,定是有事,我们还是回去好好琢磨一番,如何把这事报与兄长听。”

  许游把女子送回叔父家,同时向许慈禀报了这个事。

  许慈听完了许游所述,有些惊讶地问道,“那赵二郎竟是这般说的?”

  “是。”

  许游点头。

  “没想到此事竟还别有内情?”许慈皱眉,“这又会是什么?”

  “侄儿也不知。这话还是因为当年小侄与那赵二郎有过往来,他才愿意告诉的,再多的,他就不肯说了。”

  “能说出这话来,已经算是尽了人情了。”

  许慈叹气道,看向许游,眼中带着感慨,“此次也是多亏了你,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连累了你受这般委屈。”

  “叔父千万莫说这样的话,侄儿这两年,也没少受叔父庇护,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许游连忙说道。

  “要是大郎能像你这般懂事就好了。”

  许慈又是一声叹气,然后恨恨说道,“年纪比你还大,竟然只会给家里惹祸!”

  “兄长近日如何了?”

  说起许勋,许游又不得不表示一下关心。

  “还能如何?就是腿伤好了,我也要把他关起来,让他闭门好好读书,这些时日,再不能让他出门了。”

  对于许慈如何处理许勋,许游没办法置喙。

  “叔父,把二娘送与那冯明文,有必要么?”

  “二娘翁母早亡,她家三姊弟,不还是全靠着族里的救济才活下来的?如今让她帮衬一下族里,也算是给族里尽力了。”

  许慈不在意地摆摆手,“如今谁不知道,那冯明文手里,握着一大批毛布?只要能和他搭上关系,就是再送两个出去,那也是无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蜀汉之庄稼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