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之庄稼汉 第0449章 我欲更衣

小说: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更新时间:2019-08-22 20:10:11 源网站:棉花糖
  诸葛亮看着那小子一副不以为然地模样,心里也是有些无奈。~随~梦~小~说~щ~suimеng~com

  虽然他没说出来,但看此子的神情,自己也能猜想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不仅仅是他,只怕世人皆是如此认为——既然这小子都不怕名声有碍,自己堂堂一个大汉丞相,难道连此子都比不过?

  想到这里,诸葛亮又是自失一笑。

  千百年后,世人毁我也罢,赞我也罢,自己都早已化作尘土,又何须在意这些?

  “还有一事,我欲想与你说。”

  诸葛亮目光落到案几上的图纸,又开口说道。

  冯永“唉哟”一声,捂着肚子就想起身往外走,“丞相,我肚子有些疼,想去更衣……”

  诸葛亮眼睛瞟了他一眼,“不想娶关姬了?”

  冯永才站起半个身子,又缓缓地坐下,“我觉得,还是先听丞相的教诲比较重要。”

  “哪来什么教诲?”

  诸葛亮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冯永,“你的师门教你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小小年纪,脸皮也不知道是怎么历练出来的。”

  “南中七郡,如今唯有越雋一郡平而复反。今年已有王士、龚禄两位郡太守殁于越雋。”

  诸葛亮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头疼,“如今越雋郡南边各县的县令县长,都不敢去上任。若是我再带兵前去,太过兴师动众不说,就算是再平一次,若是没人镇守,只怕也是会反复。”“故我想着,让一人率军前往,平乱后镇守此地。故此人不但要有领兵之才,更重要的是要有抚民之能。”

  说到这里,又再看了一眼冯永。

  冯永心里一突。

  想起自己带着精兵,在乱民面前只能自保,冯永心里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不知丞相打算让何人前往?”

  诸葛亮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摇了摇头,说道,“目前暂无合适人选。如牂柯太守马忠一般的人物,却是难得。”

  “原本关兴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惜的是他如今正在调养身体,却是不再适合出征。”

  冯永努力地想了一下,他记得蜀汉后期有几个和南中有关的人好像都姓张。

  “我记得原益州郡太守张裔张公不是回到大汉了吗?”

  “张君嗣乃是文吏之才,为人机敏,带兵却是有些欠缺。”诸葛亮摇头道,“不然也不至于被雍闿绑往东吴。”

  张君嗣就是张裔,前几年被任为益州郡太守,在赴郡上任途中,被雍闿捉住,然后押送给吴国。

  “丞相可知张翼?”

  记得张翼后面好像也在南中干过。

  “张伯恭确实算得上是带兵之人,又颇识大体,可惜其人执法苛刻,只怕不能服众夷之心。南中不比他处,要有威,亦要有德。若是张伯恭去了,光施威而不知德,夷人定然会反。”

  诸葛亮继续摇头否决,“再说了,他如今乃是梓潼郡太守,把他调去越雋,梓潼郡又怎么办?”

  “还有一个张嶷。”

  冯永脱口而出地说道,如果前面两个都不是,那这个应该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玩三国志游戏时他记得这三个姓张的都是不错的人才,而且好像这三个人都和南中有关。

  “张嶷?”

  诸葛亮疑惑地看了一眼冯永,“此人是谁?现在何处?”

  冯永“啊”了一声,“丞相也不知么?”

  “你自己提出来的,怎么反问起我来了?”

  诸葛亮眼中闪着怀疑。

  “哦,是这样,我也是在哪里听说过此人名声,却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冯永慌忙装作失忆状地挠挠头,同时心里在想着,“张嶷这个时候难道还没出头?”

  诸葛亮沉吟了一下,却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的怀疑之色却是更浓,对着外头喊了一声,“来人,请杨参军过来。”

  杨仪很快进来,对着诸葛亮行礼道,“杨仪见过丞相。”

  “威公不须如此,此间没有外人,坐。”

  诸葛亮让杨仪坐下后,然后开口问道,“威公,你可曾听说过张嶷此人?”

  杨仪在刘备称汉中王至称帝这段时间,曾担任过尚书,掌管秘记、章奏及吏民等事,故对蜀中各郡县官吏较为熟悉。

  此时一听到丞相说起这个名字,略作一想,便开口道,“张嶷乃是巴郡人,出身孤微,却是个豁达豪壮之辈。先帝定蜀之际,山贼乘乱寇犯县邑。”

  “当时县长举家逃亡,身为县功曹的张嶷,冒众贼刀枪,携负县长夫人,杀出血路,令夫人幸免于难。由是显名,如今乃是巴郡从事。”

  郡县下边的官吏无数,杨仪却能一口就道出张嶷的来历,其才思竟是敏捷如斯。

  “竟是这等壮士?那岂非有赵子龙之风?”

  诸葛亮挑了挑眉,再看向冯永,心道此子怎么哪里都能找出才俊?

  冯永却是没注意到诸葛亮的眼神,他有些好奇地看向对面的杨仪——这就是那个有才而不能容人,最后落个自杀而亡的小人杨仪?

  “丞相此言过矣!赵老将军于曹贼的千军万马中携负陛下杀出重围,又岂是那张嶷所能比的?那山贼,说白了不过是一帮乱民,如何能比得赵老将军所面对的曹贼精兵?”

  杨仪笑道。

  诸葛亮却是没有接杨仪的话,只是对着他略一点头,算是回应。

  然后又对着冯永说道,“张嶷,不过是一郡从事,乃是由州刺史自行辟之,连朝廷正式任免都谈不上,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哦,南乡县县尉的黄崇,不正是巴西郡人士么?当年我与他闲聊,曾问起他巴郡之事,故这才得知这么一位勇壮之士。”

  巴东郡巴西郡和巴郡,合称三巴。

  以前皆是同属一郡,一分为三是近三十年才发生的事情,所以有很多时候,人们常常还会把它们联系到一起。

  诸葛亮听了,这才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张嶷此人,虽是勇壮之士,可惜官职过低,若是越级授之以郡太守之位,只怕遭人非议,你的提议,却是有些冒失了。”

  “是,是永有欠考虑了。”

  冯永只得低头认错,同时提醒自己要小心说话,免得再说出自己解释不清的话来。

  诸葛亮心里也叹了一口气,虽然如今大汉政令皆出自于丞相府,但自己却要越发地谨慎小心行事,一切须要按规矩而行,公平行事,免得出了差错,落人以口实。

  先帝可以越级提拔官员,但自己不行。这个张嶷就算是再有才,也得立了功劳,才能授之以职位。

  若是不按规矩行事,不出差错还好说,但真要有个什么闪失,世人群情汹汹,口诛笔伐,那几乎就是铁定的事情。

  所以宁可稳一些,也不可有冒失之举。

  “冯郎君竟然举荐张嶷为一郡太守?”

  杨仪听到这话,失笑道,“冯郎君才高则高,却是年少了一些,见识有些短了。殊不知,那张嶷出身本就孤微,因为救县长夫人一事,这才有了些许名声。”

  “能从县功曹一跃而成州从事,已经是越级而授职,若是突然再授太守之位,未免会让人说丞相不明法度,此过矣。”

  过你妹!

  听了这话,冯永心里颇是有些不悦。

  这杨仪,果然擅长得罪人。

  虽然语气客气,可说出的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

  明着说自己年少,其实就是在那里摆他的老资格。

  竟然还在丞相面前直接说别人见识短,会不会说话?老资格了不起吗?

  冯永又看了一眼杨仪,心想我举荐谁当官,那是我的事,行不行那是诸葛老妖说了算,关你鸟事?

  竟然还当面对我指手划脚,真讨厌!

  冯永勉强笑了笑,“是,是永太过孟浪了。”

  说着,又转向诸葛亮说道,“丞相既暂时无合适的太守人选,永倒是想毛遂自荐,就是怕力有不逮,故想向丞相提些要求,不知丞相能否允许?”

  诸葛亮没想到这冯永被杨仪这么一激,却是激起了他的性子,当下大喜。

  他本意就是想着让冯永去当这个越雋太守,只是刚才看到冯永缩了头,这才没有提出来。

  本还想着自己还得再想个合适人选,没想到这小子突然改变主意,竟然自己主动站了出来,诸葛亮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你且说来。”

  诸葛亮连忙说道。

  “永不擅领兵,故想要些人手帮忙带兵。”

  “此易耳。”

  诸葛亮笑道,“我知赵广王训等人,皆是与你兄弟相称。此次南征,我观赵广王训杨千万等人,皆是有领兵之能,你又有统筹之材。”

  “有道是二人齐心,其利断金。你们兄弟几个,何止二人?若是能齐心协力,又何愁越雋不平?”

  冯永虽然知道自己冲动了些,但也不后悔。

  毕竟自己有那么多兄弟帮忙,身后还有兴汉会的众人,难道还怕区区半个越雋郡的叛乱?

  “不止他们,还有三位。”

  “谁?”

  “柳隐,张嶷,句扶。”

  “柳隐不行,此人我另有他用。张嶷倒是可以给你,还有句扶是谁?”

  “哦,他如今是朱提郡的军司马,我观此人也有几分本事,故想着让他跟着去越雋。”

  “军司马不过是郡都尉的属官,调动倒是简单。”诸葛亮点点头,“这个可以。”

  “我还想要越雋郡几个县的县长县令之位。”

  “越雋郡本领有十一县,如今割了南方会无县定筰县两县并入云南郡,还有九县,我可以应下你三县。”

  “成。”

  “还有么?”

  “哦,还有一事,关家三郎关索,如今重归关家,我看此人勇力过人,曾大败夷人第一勇士鄂顺,能不能让他也跟着我去越雋?”

  冯土鳖得寸进尺,竟是说出这番不要脸的话来,听得诸葛亮脸上就是一黑!

  我知道你以后和关家是姻亲,但就算是你再想帮关家,也要注意影响行不行?

  “还有么?”

  诸葛亮咬着牙问道。

  “咳咳,还有最后一事。”

  “说!”

  “听说丞相擒了那高定的妻儿家小?我想着,到时能不能让我带去越雋,那高定乃是越雋夷王之首,到时我看着能不能用他的妻儿来劝说一下那些夷人。”

  “夷人好斗,重勇士,若是高定没被诛杀,此事倒是可以一试,可惜……”诸葛亮摇了摇头,“只怕你打错了主意。”

  牂柯郡有马忠,永昌郡有王伉和吕凯,按自己的计划,再降服高定和孟获,越雋郡和益州郡就可以完全平定。

  可惜的是,三郡都成功了,偏偏越雋的高定却是宁死不降,这才造成了越雋没人能服夷人之望的现象,导致越雋南部平了复反。

  “丞相莫要忘记了,我方才所说的,那关家三郎君,曾大败鄂顺,生擒那鄂顺于味县城下,救出吕凯。”

  冯永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后来我与那鄂顺有过交谈,知其曾深受高定大恩。故我与他有过约定,只要能让他得见高定妻儿,并且保他妻儿平安,他就听命于我。”

  “此人乃是夷人第一勇士,又是高定手下第一猛将,在越雋素有威名,若是让他护着高定妻儿到越雋,想来定能领越雋不少夷人听命。”

  挟天子以令诸侯嘛,曹老板已经做出了榜样,冯永也可以依葫芦画瓢啊。

  诸葛亮听到这里,猛地站起来,“你竟是早有此等打算?”

  “没啊,只是刚刚才想起来。”

  冯永一口否认。

  我信了你的邪!

  诸葛亮瞪了他一眼,心道你明明早就考虑过此事,竟然第一时间还不愿意出头,当不是人子所为!

  冯永心里却是想着,我本是计划让黄崇当堂郎县县长,再让鄂顺当个县尉,以保堂郎县的安宁,却是没想着要干这么一票大的。

  想到堂郎县,冯永不由地又看向诸葛亮,开口道,“丞相,永还有一事……”

  诸葛亮不由地一哆嗦:你小子有完没完?!

  “我欲更衣!”

  大汉丞相却是不想再让这小子再提要求,转身就要走到后头。

  谁知冯土鳖喊了一句,让大汉丞相竟是连更衣都不去了,生生地又转过身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蜀汉之庄稼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