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之庄稼汉 第0526章 一个典故

小说: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更新时间:2019-08-22 20:10:11 源网站:棉花糖
  对于狼离如约带着部族过来投靠自己这件事情,冯永没有亲自出面,仍然全权交给了张嶷。

  而且狼离的面子也没大到让堂堂鬼王亲自出面的地步。

  想要让鬼王亲自出面,除非能达到当年孟获那种一呼百应的程度。

  如今的南中,已经不可能再出现这等人物了。

  鬼王的真面目,自然是越保持神秘感越好。

  邛都的夷人畏服鬼王,而邛都的汉人,则是信服冯郎君。

  除了少数人,没人知道那个天天戴着草帽,到处乱逛,拿着肉饼子哄小孩帮忙捉鱼的汉人大官不但是鬼王,同时还是冯郎君。

  之所以知道他是大官,是因为就算是在邛都城附近,都无时不刻有亲卫跟在后头保护他。

  邛都这一季的早稻是种不上了,新开出来准备在下一季种上水稻的田地,都开渠引了水,给田里注满了水。

  同时冯永还专门派了人,前去孙水河里,捉了鱼苗,扔到水田里,看样子是打算用水田养上一季的鱼。

  不过当冯永从张嶷那里听到狼离投靠自己,有一部分原因竟然是因为旄牛部族每年都会冻死饿死人,导致族里的人丁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增长后,他的心里就是一动,想起了一个典故。

  这个典故叫“减丁”。

  一想到这个典故,冯鬼王的心思就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泛滥不可收拾。

  “这个狼离,他是想种田地,还是想继续牧马放羊?”

  冯永站在田埂上,呆呆看着那反射着阳光的水田,眼中的目光时而深幽,时而精湛,声音有些悠远地问道。

  “他虽说是任由长史安排,但依下官看来,按他的心思,若是能继续放牧那是最好不过。”

  张嶷站在冯永身后,看不清冯永那忽晴忽阴的表情,只是照实回答道。

  如今邛都东西北三面,凡是不服大汉的夷人部落,都已经被一扫而空,全部纳入了大汉的实际掌握范围。

  唯有南边,句扶仍在率人摸索南下,探索地形。

  但还是那句话,越巂夷多汉少。

  以目前的大汉情况,只要能把孙水河谷平原完全控制在手里,那就是万幸。

  所以冯永的规划里,也就是尽力把孙水河谷平原开发出来,然后再利用孙水河谷平原的优势,辐射全越巂。

  至于越巂的其他地方,只能是在有足够武力威慑的情况下,同时扶持起亲大汉的夷人部落。

  孙水河谷南北走向,虽然有些地方很狭窄,但它很长,总面积很大,至少对于大汉目前官方帐面上的这点人口来说,折腾上几十年不成问题。

  所以这么一块平原,冯永打算拿一半来种牧草,一半种粮食。

  若是换了后世,这么简单粗暴的规划,如此浪费土地资源,被人打死那都是活该。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粗暴的计划,对于现在的人来说,那就是一个非常宏伟的设想。

  按冯永的计划,愿意耕种的夷人部落,可以按人头分得田地。

  而对于习惯牧马放羊的部落,春夏秋三季他们可以在其他地方放牧,到了冬天,可以赶回孙水河谷,用这里事先贮好的青料喂养牛羊马过冬。

  这样的话,耕种的夷人自不必说,很快就会成为大汉的直辖子民。

  而放牧的部族也会渐渐变成在孙水河谷平原半定居,习惯在冬季的时候依赖孙水河谷的青饲料供应,更好地被大汉所掌握,不容易产生祸乱。

  这两种夷人,前者可以上交粮食作为赋税,后者可以上交牛羊马、羊毛、皮草等作为赋税。

  只是如今听到狼离说起旄牛部的情况,冯鬼王发现,这个规划好像可以修改得再好一些?

  “张将军可知,以前越巂有多少丁口?”

  冯永沉默了许久,突然问出一句莫名的话来。

  “来越巂之前下官曾查过,但仅能查出前汉元始二年时曾记有,时越巂郡内有六万一千两百零八户,共四十万八千四百零五人。”

  张嶷虽然不知道冯永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但他略一思索,便马上回答道。

  可见其对越巂郡,张嶷还是很用心了解了一番。

  “是啊,两百多年前都能查出越巂就有丁口四十万余人,难道两百多年后我们还查不出越巂究竟有多少人么?”

  “长史欲清查越巂丁口?”

  “没错。”

  冯永点头,“大汉如今清查人丁田亩,却是仅限于蜀中汉中。南中因为形势复杂,无法入手。”

  “故我想着,趁着如今这个机会,清查一下越巂各个部族的丁口,也好方便给他们划分好地方,以免以后越界产生纠纷。”

  张嶷听了,有些不明白,“长史不是已经打算给他们划分耕地么?怎么还会越界?”

  “不是那些耕种的夷人,是那些仍要游牧打猎的夷人。”

  冯永目光幽远,缓缓道,“我的计划是,不管是打猎也好,游牧也罢,给那些不耕种的夷人划分好地方,让他们不得随意越界。”

  “若是有越界者,我们将会协助被越界的部族,对越界者进行重罚。只是部族有大有小,所以若要公平划分,就得知道各个部族丁口的多寡。”

  这话听起来很正常,只是张嶷能在后世留名,自不是一般人物,想了一下,就想到了这其中的不妥之处。

  “长史,如此一来,虽说各个部族可以暂时安定下来,只是日子一久,部族丁口必会增长。到时如果给他们划分的地方产出不够,只怕各族又要多起纷争。”

  冯永听了,淡然一笑,“丁口多了可以往外迁移嘛,又不是非得死守着那一片地。到时候,若是哪个部族人丁过多,口粮不够,可以跟我们提出来。”

  “这马场,工坊,东风快递,南边的甘蔗庄园,哪里不需要人?我们都可以帮他们安排下去。甚至去沙场博个出身,运气好一点,说不得就封妻荫子了呢?”

  “看看王将军,不就是跟了荡寇将军出来,如今好歹也博了个出身呢!”

  冯永所说的王将军,就是王平的族人,王含。

  张嶷一听,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不就是把越巂的夷人部族死死地限制住了?

  再想起刚才提起旄牛部的困境,张嶷猛然醒悟过来,冯郎君这是想要让越巂所有夷人部族都陷于类似旄牛部的困境当中啊!

  夷人会答应冯郎君的要求吗?

  肯定会的。

  因为这表面看起来,当真是再公平不过了。

  按部族大小,划分狩猎放牧的范围。

  这样就保证了大部族的利益,因为部族越大,分到的地方就越大。

  而各部族之间因为不得随意越界,同时又保证了小部族的生存。

  只要各个部族只要不违背鬼王的规矩,背后自有鬼王撑腰,也不怕别人过来征伐自己。这又保证了大汉可以很轻松地站在超然的位置掌控全局。

  很公平,很合理。

  但这个公平与合理的背后所隐藏的深意,别说是夷人,就是算张嶷自己,若是没有得到冯永的亲口承认,那也是猜不出来的。

  这当真是算计了别人,还让别人感恩戴德,如若此事当真能成,那鬼王在越巂的名声,当真就是要如日中天了。

  看着眼前这个头戴草帽,打着赤脚站在田边的郎君,张嶷站在日头底下,亦觉得后背有些发凉:这南中夷人说得不错,这鬼王之称,当真是名至实归。

  再想起以前听过这位郎君的各种传闻,张嶷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巧言令色冯郎君,心狠手辣小文和”,当真是名不虚传,而且后面只怕还要加一个“深谋远虑阴鬼王”才行。

  这时,只见两个十一二岁的夷人小孩担着一个大木桶过来,远远地就放下了,对着这边比划了一下,“鱼,鱼……”

  没有侍卫的允许,他们是不能过去的,夷人小孩知道这一点,很是守规矩地站在侍卫的警戒线之外。

  冯永对着侍卫点点头,侍卫不动声色地把他们身上检查了一遍,这才放行。

  “多少条鱼?”

  冯永伸头过去看了看放在面前的木桶。

  “二百!”

  夷人小孩脸上带着自豪的神情,伸出两根手指头,用不太标准的汉话回答。

  果然在日常的互动中才是快速学好外语的方法。

  “好,不用数了,倒那块田里。”

  冯永摸了摸夷人小孩的脑袋,赞赏道,“这两天就你们捉得最多,等会多给一个肉饼子。”

  两个小孩一听,立刻高兴万分地把桶抬到冯永指定的水田边,小心翼翼地把鱼苗倒进去,仿佛生怕伤到鱼苗一般。

  然后这才欢天喜地地跑到侍卫那边,伸出三个手指头,“三个!”

  把肉饼子拿到手,又跑回来对着冯永鞠了一躬,“谢谢大人。”

  “把手洗干净了才能吃,知道吗?”

  冯永叮嘱道,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不然吃了脏东西要生病的,不听我的话,以后就不要你们的鱼了。”

  “知道。”

  小孩虽然说不了多少汉话,但能听得懂,当下连连点头,然后一人拎着桶,一人扛着扁担跑了。

  很平常的互动,也很温馨,其乐融融的样子。

  但双方越是其乐融融,张嶷就越觉得冯永周围阴森森的,甚至好像看到了冯郎君温和可亲的表面之下,那冷冰冰而又邪恶得令人发指的铁石心肠。

  “张将军,自到越巂以来,我发现你不但行军打仗是一把手,就连治理地方也是好手段,这件事情,就交与你,如何?”

  “冯长史有令,末将岂敢不从?只是越巂南边的夷人怎么办?”

  “无妨,先把邛都北边的划分好,南边的,等句将军回来再说。”

  两人正说着,只见又有两人向这边走过来。

  张嶷一看,连忙说道,“长史,那末将就先行告退。”

  “嗯,去吧。”

  张嶷迎上过来的两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走了。

  “兄长!”

  过来的人正是刚刚回到邛都的黄崇和王训。

  狼离带着东隗渠的首级来投,东渠部的残部已经算是全部清扫干净,黄崇和王训也就没有继续呆在苏祁的必要。

  不但如此,就连北边的孟琰,因为旄牛部的主动求和和退回汉嘉郡,也已经率军回邛都的路上。

  冯永颔首点点头,问道,“此次去苏祁,南乡士卒伤亡如何?”

  南乡士卒乃是冯永最为信任的子弟兵,同时冯永准备把他们当作未来越巂驻军的基层军官,他们想担起这个重任,经历战场考验,那是必须的。

  “此去苏祁的南乡士卒共五百人,伤两百零六人,亡一百六十九人。”

  两人没想到冯永一见面就是问这个话,当下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看,声音也低沉下来。

  冯永心里抽搐了一下,胸口有些发疼,一百六十九人啊,未来的基层骨干,就这么没了!

  “每战必先么?”

  “是。”

  “有人退缩么?”

  “有,阵前斩了两人。”

  冯永点点头,“阵亡的人和临阵脱逃的人名单都给我看一下,通知南乡那边,把临阵脱逃那两人的家属全部贬为奴工。”

  这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就算是在后世,每一年都有拒绝服兵役的。

  更何况是上了战场拼命?

  但这是乱世,大汉如今实行的是征兵制,真要轮到了谁的头上,谁也不能逃避——南乡厚养士卒,就是为了尽最大努力减少逃兵现象的发生。

  五百人仅仅临阵逃脱两人,已经是大出冯永的意料之外,看来连坐制度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阵亡士卒的家里,所属的大队队长,要亲自上门安慰家属,送抚恤金,送光荣之家的牌子,若有队长打了一丝折扣,直接免职。”

  “阵亡士卒的子女有未满十五岁者,让其入学堂读书。若已满十五岁,看看工坊牧场矿物哪里有空缺,优先补上,补不完的,报到我这里来,问他们愿不愿意到越巂。”

  越巂将来会有很多的空位置,光是马场的基层骨干管理等人员就是一个巨大的缺口,就怕没人能胜任。

  “还有,如今南乡人口日益增多,让信厚再训一批士卒。”

  说到这里,冯永沉吟了一下。

  “我听说,蒋参军家的大公子,也去了南乡,此人也算是有才,再加上那个霍弋,到时候把《军中操典》完整版给他们看看吧,让他们两人帮帮忙,不然信厚一个人怕忙不过来。”

  “到时我写信给丞相,建议他们两人兼任一下南乡县的县尉,也算是名正言顺。”

  蒋斌好歹也是在钟会大军进入汉中时,守住了汉城,军事方面应该有天赋。

  霍弋就更不必说了,最后能任庲降都督的人,那就更差不了。

  南乡发展到今天,已经引起很多人眼红了,适时地让皇宫里和丞相府掺沙子进来,有益无害。

  不是说吃相难看不难看的问题,南乡是自己兄弟几人打造出来的,就算是再怎么吃独食,也不怕别人说什么。

  关键就在于,南乡在大汉的地位越发地重要了,再加上设立在南乡的大汉储备局以及大汉储备局发行的票子,已经有了足以让大汉经济发生巨大波动的能力。

  若是再这么护着不让朝廷伸手进来,那就太不识好歹了。

  这两人,一个是宫里的阿斗派出来的人,一个的大人又是丞相府里的人,正好合适。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蜀汉之庄稼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