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之庄稼汉 第0567章 德不配位

小说: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更新时间:2019-08-22 20:10:11 源网站:棉花糖
  “吾誓必杀汝!”

  孙权怒发冲冠,拔剑把自己前面的案几劈成两半,牙齿格格作响。

  “传令给荆州都督陆逊,命其务必查出那韩贼逃往何处,若是能半路拦截,不惜代价,也要把他拦住,生死毋论!”

  “诺!”

  “啊啊啊……韩家贼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从来只有自己占别人便宜的孙权,猛然吃了这么一个亏,当场气得差点发了疯,挥舞着手里的剑,把已经成了两半的案几再剁成十数块。

  东吴有人往北投魏,蜀地亦有人投魏。

  郭模轻舟渡汉水而下,被魏兴郡巡视河口的士卒拦截。

  面对士卒的刀枪,郭模夷然不惧,只听他从容道,“某从蜀地而来,有紧急军情,欲告知申太守,你等速速禀报。”

  士卒问道,“如何证明你是细作?”

  郭模从怀里摸出一个官印,“这是伪蜀的官印,你等若是不识,便让申太守试辨之。前年蜀地亦曾有个王冲弃蜀而来,乃是我的相识之人。”

  “你等把此物和此话传于申太守,介时见与不见我,自有申太守决定。”

  士卒接过官印,心里本已信了三分,如今再听对方提起前年有人投大魏之事,又更信三分。

  “好,某先这就派人去告知太守,在太守传令下来之前,还请先生委屈一阵。”

  领头的士卒点头,监护着郭模向西城而去。

  申仪得了下边人消息,只当是又有伪蜀的人要投靠大魏,倒也没多重视。

  哪知郭模却是给他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新城郡太守孟达阴通蜀吴二虏,欲背叛大魏。

  申仪先是大惊,然后又大喜。

  申家本是上庸一带的豪族,汉末天下大乱时,申家就是上庸一带的土皇帝。

  张鲁割据汉中时,申家先是与张鲁互通消息,后面张鲁被曹操灭后,申家又投靠了曹操,谁知流年不利,没过几年,汉中第三次易手,到了刘备手中。

  刘备派刘封、孟达顺汉水而下,攻打上庸,申家只得又降了刘备。

  也不知是不是申家祖坟埋得方向不太对,没等安分两年,孟达又叛蜀投魏,于是申家又跟着再次归魏。

  这一通反复下来,把申家折腾得够呛不说,偏偏孟达又受曹丕宠信,曹丕把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成一个新城郡,任孟达为太守。

  上庸的地头蛇申家只落了一个魏兴郡太守,自家的根基地盘掌握在孟达手里。

  申仪不敢公开说曹丕的不是,但对孟达却是从未隐藏过自己的怨恨。

  如今听到孟达暗通吴蜀,岂有不大喜之理?

  他连夜派人护送郭模去宛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总督荆州军事的骠骑大将军司马懿,同时大肆宣扬孟达欲反之事。

  司马懿接到申仪的消息和被送过来的郭模,先是从容一笑,亲自给郭模摆了宴席,竟是一点也不见着急的模样。

  郭模见此,心里不禁暗暗担忧,试探着问道,“大将军为何如此镇定,莫不成是有了对策?”

  “吾确早已有对策矣。”司马懿微微一笑,“我出洛阳前,刘侍中曾告诫,孟达有反相,让我注意提防,故我到了宛城,早就做好准备,只待今日。”

  郭模吃了一惊,问道,“敢问是那位刘侍中是何人?”

  “便是后汉光武皇帝玄孙,刘晔刘子扬是也,其人有佐世之才,精于识人。”

  “原来如此,待某到洛阳,若是有机会,定要上门拜访一番。”

  郭模听了,脸上现出惊讶之色,心里却是暗自骂道,我道是何人,原来是数典忘祖,背祖忘宗的刘老卒!

  待送走郭模后,原本一脸从容的司马懿脸上却是沉了下来,直接就把案几上的东西砸个稀烂,在郭模面前的从容尔雅全都不见,只听得他恼怒地骂道,“孟达小人,申仪蠢昧!”

  “大人不是说早有准备,以防孟达,怎么这般生气?”

  司马师在旁边问道。

  “从宛城至新城,有一千二百里,我就是早有准备,那也得有时间赶到那里。那申仪不知好歹,竟是大肆宣扬孟达暗通蜀吴之举,这岂不是逼得孟达早日反叛?到时若是宛城大军赶不及,西南之地,就要成国之大患!”

  司马懿恼怒无比地说道。

  “这申仪,岂非是弄巧成拙?”

  司马师大惊。

  “他非是弄巧成拙,而是故意逼反孟达!”司马懿冷笑一声,“申家在新城久有根基,孟达当时又是新降之人,按理说,新城太守之位应该是由他来坐才是。”

  “哪知先帝宠信孟达,委之以西南之地。他虽是魏兴太守,但实是在孟达之下,你让他如何能忍得下,自是恨不得早日赶走孟达。”

  司马师一听,这才明白过来,当下骂道,“为一己之利而不顾国事,当真是自私至极!他这般做,岂不是害了大人?”

  司马懿终究是老谋深算之辈,只见他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眼露深沉,缓缓道,“孟达,苟利之徒尔!”

  “身在大魏,却先通蜀,又通吴,可见此时他正想着如何才能得到最大好处。我们应当在其未下决心时速度进军以解决其人。”

  “大人,那我们当如何?”

  “我先写一封信给他,以好言慰解,暂时先把他拖住。你速去点兵,以马军先行,日夜兼程,秘密潜行。”

  “诺!”

  孟达听到有人揭发他暗通蜀吴之事,心里很是惊惧,正待立刻举事,哪知却突然收到司马懿的信。

  信中写道:

  昔日将军弃刘备,投身大义,先帝委将军以疆场之任,任将军以西南之地,以图伐蜀,可谓心贯白日,与将军坦诚以对。

  伪蜀之人,对将军实有切齿之恨。诸葛亮欲复仇,却苦于对将军无可奈何。郭模之言,非同小可,诸葛亮岂会轻易说与他人听?这很明显就是反间之计,将军莫要误信谣言。

  孟达看完信,心里终于放下心来。

  同时还有心情给诸葛亮去了一封信:

  宛城离洛阳有八百里,离新城有一千二百里,就算是司马懿听到我举事,他也要上表天子。这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我把城池加固。而且新城地处偏远,司马懿定然不会亲自来,只会另派他人领军前来。荆州诸将,我只怕司马懿一人,其他诸将过来,我必无患。

  就在孟达懵懂无知,司马懿率军急行时,魏国皇宫里,一片喜气洋洋。

  因为新帝在登基一年半后,终于在太和元年的最后一个月,确定册立皇后。

  只是这个皇后的人选大出朝臣意料之外。

  河东虞氏,乃是名门望族,是曹睿在当平原王时,曹丕亲自为他挑选的王妃。

  待曹睿当太子时,虞氏则为太子妃。

  曹睿登基,虞氏又被册封为夫人,乃是宫中皇后之下的最高品级。

  所有人都以为虞氏被立为皇后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知曹睿所立的皇后,却是出身低微的毛氏。

  宫里所有人都去祝贺毛皇后,唯有虞氏自己一人独处自己的寝宫,不曾露面。

  宫里的器皿散乱扔在地上,虞氏浑身发抖,眼睛红肿,面容扭曲,显得狰狞,平日里的端庄优雅早已不见了踪影。

  只见她额头的青筋如同蚯蚓一般突起,手里的手帕已经被撕成了碎布,嘴里不断地咒骂着,“贱人!贱人!”

  其举止犹如一个发了疯的女子。

  “夫人,太皇太后来了。”

  贴身宫女战战兢兢地进来,禀告道。

  虞氏猛地站起来,直接就扇了宫女一巴掌,当场把宫女扇倒在地,大怒道,“她来做什么?来看我的笑话吗?”

  宫女嘴角流血,却是不顾地上了器皿碎片,跪伏在地上,不敢吭气。

  “你是河东虞氏,名门望族,又是天子的夫人,谁敢笑话你?”

  太皇太后卞氏走进来,看到寝宫里一塌糊涂,眉头皱起,“你这番模样,却是失了名门气度。”

  “名门气度?如今谁不是在看曹氏皇家的笑话?这宫里上上下下,都快要被人笑死了。予在宫中,就是再有名门气度,那又有何用?”

  虞氏呵呵冷笑一声,讽刺道。

  卞氏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她以前还觉得此女贤淑端庄,今日过来,本是想宽慰她几句。没想到她竟变成这等模样,突然间倒是觉得她令人有些不耐。

  她先是吩咐众宫女内侍,“你们全都出去。”

  然后才对着虞氏说道,“我知你心有不平,但你好歹也是出身望族,有些话,还是想好了再出口。什么叫看曹氏皇家的笑话?让皇帝知道你说这种话,惹恼了他,只怕你连夫人之位都保不住。”

  虞氏却是不管卞氏的好意,她指了指自己,“太皇太后亦知妾是望族出身,同时妾还是先帝亲自给他求娶的正室,敢问太皇太后,妾自嫁入曹家以来,举止行事可曾有过不妥?”

  “自然没有。”

  “既然没有不妥,那便是无出妻之罪。他一直冷落妾,妾也就忍了。可是如今,他甚至宁愿立贱人为后,也不愿意立正妻为后,这岂非是宠妾灭妻?难道他就不怕天下人嘲笑不知礼仪吗?”

  “毛氏如今已经是大魏皇后,非是什么贱人,你还是注意一下口德,莫要失了言。”

  卞氏忍住心里的不耐,劝说道。

  虞氏早就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看到眼前这个太皇太后承认了毛氏为皇后,当下便冷笑道,“曹氏自来就好立贱人,从未想过要以德选人,我实话实说,有何失言之处?”

  卞氏一听,终于压抑不住心头的火气,大气斥责了一声,“你放肆!”

  虞氏昂着头,丝毫不畏惧,“我是不是放肆,太皇太后应该心里清楚!”

  卞氏就是因为清楚,知道虞氏说中了曹家的痛点,所以这才气得发抖,可是她却又偏偏无法反驳。

  曹操早年有两个夫人,一个叫丁夫人,是原配正室,还另有一位刘夫人。

  刘夫人给曹操生了一子一女,但却早逝。

  于是正室丁夫人就把她的子女抚养长大,把他们视若己出,这就是曹昂和后来的清河公主。

  后来吧,曹操攻打宛城时,搞了一部《未亡人.AVI》,逼反了本已投降的张绣。

  于是曹昂、典韦、曹安民等人因为曹操的“寡人有疾”而死。

  这就把丁夫人惹得大怒,一直哭闹着要曹阿瞒把曹昂赔给他。

  可惜的是曹老板又不会复活术,加上被丁夫人哭得烦了,直接就把她送回娘家,想来个眼不见为净。

  过了一些日子,曹操又眼巴巴地跑去找人家,想要复合,哪知丁夫人是个刚烈性子的,根本就是不拿正眼看曹阿瞒。

  曹操落了面子,又劝不回人家,只得写了一封休书,同时还叮嘱丁家帮她择人另嫁。

  只是先不说丁家有没有这个胆子,就算是丁家敢嫁,也没人敢娶啊。

  所以丁夫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单身了一辈子。

  卞氏是曹操的妾室,她本是倡优出身,出身低贱,丁夫人闹了这么一出,于是卞氏就这么被曹操扶了正,当上正室,乃至王后,皇太后,太皇太后。

  曹操死后,他的儿子曹丕有样学样。

  曹丕的原配是甄夫人,乃是河北望族,本是袁尚的妻子,官渡之战后,曹丕随曹操进入邺城,抢先闯入袁府,看到甄夫人貌美,于是见色起意,强纳为妻。

  可惜的是曹丕是个喜新厌旧的,过了几年又宠幸郭夫人,李夫人和阴夫人等。

  甄皇后抱怨了几句,就被曹丕赐死,还令人将其被发覆面,以糠塞口,以期能永久锁住她的灵魂,让她无处申冤。

  曹丕赐死甄皇后,又立郭夫人为皇后,就是现在的皇太后。

  郭皇后的家世原本不错,父亲是南郡太守,可惜是她年少就失去了双亲,又遇战祸,颠沛流离,甚至还要寄居在别人家里,沦为婢女。

  但在进入东宫的,她却大受曹丕宠爱,一飞冲天,最后从甄皇后手里抢到了皇后之位。

  至于曹家第三代,曹睿,如今又在这个事情上走了前面两代人走过的老路子。

  毛皇后出身匠人之家,她的父亲,是给人修车驾的匠人,出身低贱。

  她本是妾室,如今却越过了河东望族出身的正房虞氏,当上了皇后。

  历观曹氏三代,皆是弃原配而扶正出身低贱的妾室,所以虞氏“曹氏好立贱人”的说法,竟是把太皇太后说得又羞又愤,心头如同被捅了一刀,因为她亦在虞氏口中的贱人之列。

  看到卞氏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虞氏只觉得一阵快意。

  反正事已至此,她也不在乎什么失言不失言了,最尊贵的皇后之位已经没有了,她还有什么好失去的?

  只听得她对着卞氏说道,“天地运转自有规矩,天子既为万民之主,更应顺应天地之理。皇后者,职掌宫内诸事,皇帝者,执掌天下大政,这两者本是相辅相成。”

  “如今曹氏三代,无不是以妾为妻。贱人因爱而登后位,骤然暴贵,凌驾于正室之上,皇帝亲自开了这等恶劣先河,乱自上起,臣子与百姓岂有不效仿之理?此乃德有所失。”

  “世间之事,既然没有好的开端,至今又不知悔改,难说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如今是妾室欺凌正室,若是以后有人以下欺上,乃至以臣欺君,皆是咎由自取。”

  “君子之泽,犹五世而斩,非君子之泽,持续三世,已是难得。德不配位,必有祸殃,将来曹氏只怕会有亡国丧祀,断送祖宗创立的江山社稷之灾呢!”

  虞氏这一番话说下来,听得卞氏又气又怕。

  气得是对方的恶毒之言,怕的是偏偏对方说得又极有道理。

  可惜的是她同样是出身低微,论起大道理,哪是出身名门望族的虞氏的对手?

  当下满面怒容,直接拂袖转身而去。

  虞氏的话很快就传到了曹睿耳里,他当场暴然大怒,遂将虞氏废还邺宫,发誓永远不再相见。

  虞氏说了这些话,自知再无幸免之理,本已是等死,没想到竟然还能苟活下来。

  她离开洛阳时,回头看看那巍峨的皇宫,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这个皇帝,看起来是明理有智,那只不过是掩饰他内心自卑的表面罢了。

  所谓的永不相见,只怕是不敢见到自己吧?

  此人不得志还好,一旦得志,只会放纵内心所欲,非是有德之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蜀汉之庄稼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